毛衣网,乐团,演出,泸州老窖,米兰

大秦宰相李斯,为何要害死学霸韩非?

发布时间:

李斯和韩非都是儒家大师荀子的弟子,但是二人确是法家人物,韩非更是法家集大成者,他把商鞅的法制,慎道的势治、申不害的术治,法家三派的学说合三为一,形成了最完备法家治国理论。

正所谓同行是冤家,李斯和韩非尽管是同学,但同时也是竞争对手,李斯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如韩非,如果韩非得到始皇帝嬴政的重用,那么自己将再无出头之日,这对于李斯来讲是绝对不能接受的。天无二日国无二君,同样法家学派也只能有一个领军人物,这个人一定是我李斯,而不是你韩非。

韩非出身韩国王族,属于名门望族,李斯则出身寒微,有仓鼠之悟,在韩非面前李斯有先天的自卑感,因此总是想在学问上超过韩非。但是事与愿违,韩非的治学能力无人能出其右,如果不是李斯先来到秦国,秦国的相国之位非韩非莫属。这让我想到了鬼谷子的门人孙膑和庞涓的故事,二者是何其相似。


韩非是个爱国者,李斯则是唯利是图的小人,这也是李斯治学上无法超越韩非的原因之一。但是因为韩非是爱国者,因此其必不能为秦国所用,对于秦国反而是威胁的存在,李斯杀之尽管有私心但也有国恨。不过韩非的死也是秦国最后国祚不稳的原因,因为失去了唯一一个有能力改造秦法的人。

一个人的历史,一家之言。

李斯要害死韩非,主要是为了巩固自已的地位!正所谓同门是冤家,韩非的法家之学尚在李斯之上,作为商鞅铁杆粉丝的嬴政把韩非比作商鞅复生,意在重用韩非,统一天下。如果韩非被嬴政重用,那么李斯的功业将会黯淡无光,他只能在韩非之下成为大秦帝国的开朝元勋,而不能只在嬴政之下成为大秦帝国的开朝元勋!

1、李斯与韩非皆荀子大师高徒

荀子大师是战国末期最后一位儒法兼通的得道高人,最终在楚国春申君的支持下,在兰陵县开府授徒。楚国小吏李斯闻知荀子招收学生,为了改变自已卑贱的命运,毅然辞吏离家去了荀子大师处修学。韩国公子韩非觉得韩国死气沉沉,为了改变韩国命运,韩非也到荀子大师门下修习。

所以说李斯与韩非是同门师兄弟,李斯先入学是师兄,韩非后入学是师弟。荀子大师一生学究天人,道德高深,所教学生依其性格而授,教出的贤人多矣,唯李斯成为大秦帝国元勋,韩非成法家集大成者而名显天下!

2、嬴政好法,韩非法家集大成者

嬴政是一个唯法是从的君王,商鞅是他的超级偶像。嬴政少时在赵国为人质,尽管生活艰辛,但是练剑习文从不荒废,而《商君书》是嬴政的必修课,他可以将此书倒背如流,对其中的精华知之甚深,可以说嬴政是商鞅的最佳学生。嬴政一直对先祖嬴驷妄杀功臣商鞅感到愤恨,自认为如果他是秦惠文王一定会与商君联手治国平天下,也许天下万民可以少受些战乱之祸。

韩非则是将法家三派的法、术、势三合一:以道家为脑,以法治为心,以术治为手脚,以势为耳目,将法家的学问融会贯通。这部巨著就是法家的经典《韩非子》,也就是后世所谓的帝王之术,权谋之宝。

嬴政看了韩非的文章之后,将韩非引为知音,视为商君复生,欲与韩非共谋天下。在秦国强大的压力之下,韩王安交出了韩非,让韩非入秦确保秦国不侵犯韩国。

3、韩非有天下之学却无天下之心,李斯毒杀韩非

韩非入秦受到秦国君臣上下的一致热烈欢迎,嬴政对韩非寄予深切厚望。韩非虽然有天下学问,但是却因为姓韩而不愿意效忠秦国;但是作为法家巨子,韩非之学却意在统一中国,韩国疲弱,君昏臣暗,韩非之学无以施展;唯有秦国、唯有嬴政能实现韩非的学问。

作为韩国公子的韩非不愿意母国被灭,作为法家的韩非希望秦国统一天下。两相煎熬,最终韩非把自已的学问写成书,孤本独卷交给了嬴政;然后韩非上书《初见秦》篇,要求秦国不要灭韩国;之后韩非又上书《存韩》篇,再次要求秦国不要灭韩国,秦国当先灭赵国与楚国!

韩非的存韩要求尚且说得过去,但是要求秦国先灭赵国与楚国这两个强国,其实是以兵疲秦之计。因此韩非下狱,秦国要调查韩非是否和郑国(韩国水家名士,为秦国修郑国渠,以工程疲秦)一样,是韩国派来的间碟,来行使疲秦大计的。

李斯深知嬴政爱才,迟早会放了韩非;且嬴政善于收复人才,李斯、王绾、蒙恬、王剪一班人才本是吕不韦的亲信,但是都被嬴政一一收为已用,孤立了吕不韦并最终弄死了吕不韦。所以李斯决定在狱中结束韩非性命,一则扫清自已功业之路上的强敌;二则免去韩非的肉刑之苦。最终李斯给韩非透露说嬴政认定韩非为韩间,要施以酷刑,并给韩非留下了一瓶鹤顶红,让他自尽以全节全身。就这样,一代学霸韩非自尽而亡,只给世界留下了一本法家巨著!

毛衣网,乐团,演出,泸州老窖,米兰 Copyright @ 2011-2019 毛衣网,乐团,演出,泸州老窖,米兰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